• 黄磊、海清的《小欢喜》再这么演下去怕是免不了停职调查
    发布日期:2019-08-11 20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或是尝过了《小别离》的甜头,或是为了顺应大势,柠萌影业今年一口气连发了多部现实教育题材的电视剧,《小欢喜》《小舍得》便是其中一二。

  接档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的《小欢喜》最先开播,该剧在保留《小别离》原班人马的基础上,新加入了陶虹、沙溢、王砚辉、咏梅,以及小演员周奇跟李庚希。剧情也顺接《小别离》的时间线,来到了高考。

  有人觉得《小欢喜》是播不逢时,因为观众对于高考、教育题材的饥饿感,刚刚被《少年派》收割殆尽。而《小欢喜》与《少年派》的一前一后,像是复刻了去年的“延禧、如懿”。

  但据数据统计,《小别离》开播时收视0.847,最高达到1.339;《少年派》开播收视0.857,最高达到1.971;而截止目前《小欢喜》收视最高是在该剧开播第一天,也是宣传、关注度最高的时候,达到了1.168。

  不论是开播收视还是8.0的豆瓣评分,《小欢喜》都超过了前两者,似乎并未受到《少年派》的影响。

  除此之外,《小欢喜》因为有了陶虹、沙溢、王砚辉、咏梅这些实力演员的加入,让剧中不同婚姻、不同社会地位的家长形象变得愈加真实、活现。

  其中,花衬衫、小眼镜,一身暴发户扮相的沙溢,把有钱、大大咧咧、受前妻欺负的乔总形象表现得如此生动,以至于承包了keyman君的所有笑点。

  还有王砚辉饰演的区长,口头禅是“挺好,没超标”。为了参加儿子的高考誓师大会,选择离学校近的酒店,同事送他下班的时候还不忘让妻子到酒店大堂来接自己,因为怕同事误会他不务正业......

  其实我们作为观众都能明白,不论是《少年派》还是《小欢喜》,它骨子里的东西不过就是在贩卖焦虑。

  《小欢喜》的原著作者鲁引弓在撰写同名小说的过程中,曾花三四个月时间,走访了十几所学校,有的学校还给他设了一间办公室,老师、平安论坛学生一有空就爱找他聊。

  鲁引弓说,“大人小孩的脸上都有迷惑和焦虑,“学渣”焦虑,“学霸”也焦虑,学生焦虑,老师也焦虑。‘小欢喜’对应的是‘大焦虑’,这个焦虑来自每个家庭的孩子。”

  就像那些举着焦虑大旗向年轻人推销课程、产品的商家一样,《小欢喜》所传递出的升学的焦虑跟危机感,同样让正在经历或经历过高考的家长学生感同身受。这也就不难怪《小别离》走红后,鲁引弓多了很多中学生读者,因为作品确实戳到了他们的痛点。

  当然,不论是作为原作者的鲁引弓,还是身为编剧的黄磊,他们深知向年轻人贩卖焦虑是不道德的。所以,他们在创作剧本的过程中有意避免焦虑,特意设计了像黄磊、海清这样的乐天派中产阶级家庭融在其中,并将“小别离2”改成了“小欢喜”。

  比如王砚辉饰演的区长季胜利与黄磊扮演的方圆,两人本是住在同一院子的发小,但那时候的方圆不仅学霸还积极参加文体活动,让季胜利羡慕不已。后来方圆高考顺利考入政法大学,季胜利则复读一年才当上方圆的学弟。可多年后两人再次相遇,季胜利已成为区长,而方圆还是一个区区的科长。

  虽然《小欢喜》已经如此克制,希望能在焦虑中传递出一点“小欢喜”。但毕竟焦虑是核心,面对高考时家庭、社会所做出的反应是在推动着剧情,因此有豆瓣网友发表评论称《小欢喜》是在抄袭《少年派》......

  说《小欢喜》是在抄袭《少年派》,这种说法其实是不成立的,而且两部剧在切入的角度上有着本质的差别。

  《少年派》偏向于年轻人视角,描绘教室内学生关系、交流的镜头居多,相反《小欢喜》是三组家庭的成年人是主视角,在描绘家庭成员与社会成员面对高考危机的同时,还杂糅进了职场、婚姻、二胎等元素。

  虽说两者本不构成抄袭关系,但抄袭论还是从某种层面说明了两者之间的相似程度,即虎妈猫爸的深套路。

  从《虎妈猫爸》、《孩奴》、《小别离》到《少年派》、《小欢喜》,虎妈猫爸的人设几乎成为教育题材电视剧的套路。

  不仅虎妈猫爸的套路被反复利用,就连暴发户家庭跟初恋的诱惑也成了教育题材的标配,让观众有了看多部像在看一部剧似的感受。至于初恋的那点小美好,也在衬托高考紧张的过程中荡然无存。

  老戏骨们的演技固然值得点赞,不过《小欢喜》还有另一个宣传点是真实,观众在看剧的过程中也能感受到细节上的真实感。

  据导演汪俊透露,《小欢喜》的剧本改编花费了3年时间,而且还有针对性地做了大量实地调研。直到2017年春天开始策划,2018年9月开拍(赶在开学季),主演兼编剧的黄磊根据热门新闻不断调整着剧本。

  所以说,剧中有很多情节都是黄磊跟两个小助手一起看着热门新闻修改的......比如剧中咏梅饰演的角色刘静,她患癌的命运正是来自黄磊生活中的一位挚友的经历。

  鲁引弓说:“当时教导主任想去管,可是心里突然咯噔一下,怎么管?常规说法是,‘学校是读书的地方,不是炫富的地方’。可是贫富差距在生活中就能看见,如何让孩子心服口服?”

  还有配了治抑郁症药的紧张母亲,却又不敢给孩子吃,索性让老公试药的情节,与剧中磊儿误食方一凡安眠药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如此借助热搜、大数据修改剧本,自然会给剧情增添些许真实感跟讨论度。但试问,按照大数据来寻找社会痛点跟热点,观众想吃什么编剧就喂什么,这样写出来的剧本真的好么?

  就拿季杨杨开法拉利进校园举例来说,虽然其背后的事件真实可查,但编剧却忽略了季杨杨父亲季胜利的区长身份。身为政府机关的重要职员,儿子开着名贵跑车招摇撞市,这要搁在现实中怕是免不了一顿停职调查,吃几天牢饭吧。www.555369.com

  不仅法拉利在《小欢喜》里脱了缰,67%的一本率被编剧塑造成精英中学,为保学校升学率,老师主动与学生家长沟通,劝孩子能够留级蹲班???还有小陶虹给女儿安装隔音墙,看得keyman君是各种黑人问号脸???

  多少真实的改编都被人设框架打散不说,就连剧中三组父母之间的联系,都要靠偶然+巧合来维系,这样的剧情又该如何让观众买账呢。

Power by DedeCms